空姐的噩夢–李芸篇

时间:03-22

李芸慢慢醒了過來。她張開雙眼,看到了一個女人,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美女,手中拿著一團肉色的連褲襪,已經團成了一個球。「你是誰,你要……嗚嗚……唔……」李芸還沒說完話,陌生女人的絲襪已經塞入她的口中。「嗚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」李芸被迫張大了嘴,肉色的連褲絲襪慢慢地被陌生女人纖細的手指捅入自己的口腔,壓住了自己的舌頭。李芸失去了呼救的能力!絲襪堵嘴後,李芸發不出聲音,也清醒了過來,思考之前發生的一切。李芸是東航的空姐,也是東航的第一美女。今天從廈門飛回來後,正要準備回家休息。下了飛機,進入機場大廳,李芸拉著自己的行李箱,先進入了洗手間。當時,就是這個陌生美女跟在自己身後進入了洗手間,可是李芸怎麼會特別留意一個進入洗手間的陌生人呢。李芸繼續努力回憶,自己拿出梳妝盒準備補妝,接著……一塊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,一股濃烈的藥味……李芸終于明白是這個陌生美女弄暈了自己,可是她實在想不出是爲什麼,她確定她不認識這個女人。想到這裏時,李芸發現了一個更加恐懼的事情。自己的空姐制服被脫了下來,內衣內褲也被脫了下來!一絲不掛的空姐想要掙紮,想要逃跑,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一條長筒絲襪捆綁在身後,自己的雙腳被另一條長筒絲襪緊緊捆綁著!自己被堵住嘴,捆綁住手腳,坐在一個馬桶上。李芸瞪大了眼睛,看著面前的女人。陌生美女真的十分漂亮,在洗手間內,捆綁好一個赤裸的空姐後,仍然十分的冷靜。她脫下了自己穿著的黑色連衣裙。李芸發現她居然沒有穿內衣、內褲。而陌生美女的大腿上還有淺紅色的印記,應該是長筒絲襪的松緊襪口長時間束縛過留下的。李芸低頭看了看捆綁自己雙腿的肉色長筒絲襪,心裏清楚到,捆綁自己的,就是從陌生美女腿上脫下的肉色長筒絲襪。自己的空姐制服和內衣絲襪被仍在了地上。李芸心裏不斷的想著,這個女人到底是誰,爲什麼要捆綁自己呢?劫財,在機場的洗手間內,用那麼長的時間把我脫光,現在還要脫下自己的衣服,不可能是搶我東西,否則早該跑了。報複,我和這個女人素不相識,而且自己一向與人爲善,從不得罪人的啊!綁架!當李芸想到這個詞時,自己心裏也咯噔一下!陌生女人想要綁架自己!可是……李芸怎麼都想不明白!陌生美女突然開口了:「咱們倆身材差不多,穿你的衣服真合身!」李芸這時才注意到,陌生美女,居然穿上了自己的黑色蕾絲三角內褲!此時的空姐李芸恢複體力,用力運動著自己赤裸的身體,扭動著試圖站起來。隻有逃出去,才能被救,即使現在一絲不掛,李芸也顧不得了!誰知道這個古怪的陌生美女想對自己幹什麼?陌生美女剛穿好李芸的黑色內褲,也發現了李芸試圖站起來的意圖,便走到李芸身前,突然用右手抓住了李芸細長白皙的頸部!陌生美女的手指修長纖細,熟練地捏住了李芸的喉管,窒息使得空姐眼冒金星,被肉色連褲襪堵住的小嘴隻能發出嗚嗚嗚的呻吟!「寶貝兒,乖乖地,別鬧。不然,這裏就會多一具美麗空姐的裸體,不過是屍體!」陌生美女說著,笑著,還有左手的手指點了點李芸的鼻頭,如同再教訓不聽話的寵物一般。李芸的臉已經被憋的通紅,隻能費力地點頭表示聽話。「這才乖嘛,要聽話哦!」陌生女人的手一松,李芸坐回到馬桶上。被嚇住的李芸隻能恐懼地坐著,看著面前的陌生美女,將原本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,一件一件穿好。穿戴好空姐的黑色制服套裙後,陌生美女特地在李芸面前轉了一個圈,笑著說道:「寶貝兒,我穿著你的空姐制服,漂亮嗎?」李芸隻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,羞憤難當。陌生美女並沒有在意李芸的表情,她穿上了自己的黑絲高跟皮鞋:「我的腳才36,想不到你的腳比我的還小,隻有35,穿著你的高跟鞋可要擠壞我的玉足了。就把你的鞋還給你吧!」說著,陌生美女溫柔地蹲下把地上的一雙黑色高跟鞋,也就是從李芸腳上脫下的高跟鞋,穿回到李芸的腳上。被女人摸著自己的小腳,李芸恐懼出一身冷汗。「現在,讓我看看你的皮箱裏有什麼好東西。」陌生美女熟練地用一隻發卡打開了帶有密碼鎖的空姐皮箱。「東西不多啊,都是日常用品!原來你也喜歡穿這個牌子的絲襪啊,看來我們會有很多共同語言的!」陌生美女很欣喜地笑著說,同時還摸了摸腿上穿著的黑色連褲絲襪,當然也是從李芸腿上脫下的。原來打開皮箱後,出了李芸的自帶的換洗衣物,陌生女人還翻出來好幾雙全新未開封的絲襪,有長筒襪和連褲襪,都是奧地利出品的Wolford牌子的高級絲襪。李芸服務的飛機從香港飛回來,這些絲襪都是在香港的免稅品牌店購買的,一雙就要好幾百。陌生美女取出了一雙全新的肉色連褲襪,輕聲說道:「寶貝兒,既然有那麼好的絲襪,讓你的美腿裸露著,實在是可惜。現在我解開你的雙腿,爲你穿上絲襪,你願意嗎?如果聽話,就會少吃苦頭的。」陌生美女彎月般細長的雙眼風情嫵媚,盯住李芸的俏臉,流露出的煞氣卻讓空姐隻打哆嗦,哪裏還敢不答應,隻能點頭,嗚嗚嗚地叫著,表示聽話。雙腿終于被解開,可是李芸坐在馬桶上一動也不敢動。陌生美女溫柔地脫下剛剛爲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,將肉色連褲襪套在她的雙腳上。似乎是舍不得弄髒名貴的Wolford肉色連褲襪,李芸的腳還沒有落下,陌生美女已經爲她穿上了高跟鞋。絲襪留在了腳踝處。陌生女人把李芸拉著站了起來,讓她雙腿伸直並攏後,肉色連褲襪被陌生美女順著李芸修長的美腿拉了上來,完全包裹住了李芸赤裸的下體。爲了不讓絲襪留下難看的折痕,陌生女人爲李芸穿連褲襪的整個過程都很仔細,穿上絲襪後,還特地在李芸絲襪包裹的美腿上來回撫摸,整理折痕。最後,陌生女人纖細的手指在李芸的襠部來回滑動,爲她穿好連褲襪。當手指劃過李芸絲襪包裹的陰戶,酥麻羞恥的刺激讓李芸不禁呻吟起來,雙腿也不禁夾緊顫抖。陌生美女注意到了李芸的嬌軀反應,笑著拍了拍李芸絲襪包裹的性器:「怎麼,這就有快感了?比我想象中還有敏感啊!放心吧,當了我們的家裏,你會天天幸福的!」李芸無法反抗,隻能任由陌生美女爲自己穿上肉色連褲襪。沒有穿內褲,肉色連褲襪直接與自己的下體緊緊貼在一起,讓被捆綁的空姐有了一絲奇怪的感覺。皮箱裏的衣物被陌生美女一件一件取了出來,當皮箱完全空了以後,李芸被拉過來,站在打開的皮箱上。李芸的雙腿很快就被肉色的長筒絲襪緊緊捆綁好。這一次陌生美女又取出了一雙肉色長筒絲襪,一條捆綁住在李芸的膝蓋處,另一條則捆綁在大腿處。李芸的雙腿被緊縛了三道絲襪,隻能緊緊並攏,不能分開分毫。「好了,現在乖乖地,跪在箱子裏。」陌生美女說著,扶著李芸慢慢下蹲,然後跪在了皮箱上。跪下後,李芸的上身被陌生女人向下壓了壓,使她上身的重量落在了雙腿上。小腿與大腿緊緊貼在一起,跪在在皮箱裏。陌生美女又打開一雙肉色長筒絲襪,其中一條將李芸的小腿和大腿緊緊捆綁在一起,而另一條絲襪則是用來套在了李芸的頭上!李芸從飛機上下來,烏黑的長發仍然是整齊端莊的盤好的。陌生美女撐開了襪口,將肉色長筒絲襪從頭上套下,李芸沒有能扭動掙紮幾下,自己的頭臉就被肉色長筒絲襪包裹住了。眼前的景象模糊起來,李芸感到呼吸也有點困難,不禁動了動舌頭,試圖把嘴裏的肉色連褲襪頂出去。陌生女人看到了李芸的嘴在蠕動,立刻明白了空姐的意圖。又一雙肉色長筒絲襪被打開,陌生女人立刻用一隻長筒襪隔著李芸套頭的肉色絲襪,蒙住她的嘴,緊緊地纏繞幾圈後,在李芸的腦後打結。肉色長筒襪緊緊地封住了李芸的嘴,使她無法吐出嘴裏的連褲襪。被絲襪緊縛的空姐李芸,始終沒有明白陌生美女爲何要用肉色絲襪複雜地緊縛自己。陌生美女也沒有再說話,而是抱住李芸的上身,側面放倒她,讓絲襪緊縛的空姐側著身子躺在了箱子裏!李芸的皮箱空間很小。陌生美女抓住李芸絲襪緊縛的美腿向胸前擠壓,李芸的膝蓋都已經頂到了自己的乳房,才勉強蜷縮在皮箱裏。身體近乎極限地蜷縮成一團,李芸才勉強被塞進了皮箱,身體在狹小的空間內更是動彈不得。李芸痛苦得隻能發出微乎其微的嗚嗚嗚呻吟。陌生美女終于完成了一項工程一般,露出了勝利的笑容:「不久,當某個女人進入這間女廁,打開這個隔間,一定大吃一驚,居然會有漂亮的衣服仍在了衛生間的地上。你不覺得有趣麼?」說著,李芸側身勉強看到,自己皮箱裏拿出來的衣物,被陌生美女一件件仍在了馬桶上。當最後一雙白色高跟鞋被扔過去後,李芸眼前一黑。陌生美女關上了皮箱,李芸陷入了黑暗中。皮箱中的李芸,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突然斜向上被擡起,然後是微微地顫動。原來是陌生美女,拉起了皮箱,若無其事地拉著裝有空姐李芸的皮箱,走出了衛生間。出了衛生間,陌生美女取下了門把手上的寫有「清潔中」的塑料牌子,隨手放在了旁邊的地闆上。重新拉起裝有被絲襪緊縛的空姐的皮箱,穿著李芸的空姐制服的陌生女人輕松地走出機場大廳。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站在機場大廳外,身旁停著一輛寶馬。陌生美女走到他面前,露出嫵媚的微笑:「主人,您的小寶貝已經到了,就在這裏。」陌生美女拍了拍身旁的皮箱,男人立刻露出了淫邪的微笑:「李霞,我的小霞奴,幹得不錯!」男人沒有再說什麼,他迫不及待地將裝有李芸的皮箱放進後備箱,和被叫做李霞的女人上了寶馬,離開了機場。「嗚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」公路上的一輛銀色寶馬,寶馬的後備箱,後備箱裏的黑色皮箱,皮箱裏被絲襪緊緊束縛的空姐李芸,在無助地發出嗚嗚嗚的呼救聲……02不知顛簸了多久,李芸感到自己所在的皮箱終于被人擡了出來。過了不知多長時間,李芸眼前有了亮光,長時間的黑暗,讓李芸很不適應面前的光線,不禁閉上了眼睛。身子一輕,李芸已經被李霞和陌生男人擡出了狹窄的小皮箱。被捆綁得如同肉粽的李芸,蜷曲著躺在地上,嗚嗚嗚地微聲呻吟。長時間的捆綁束縛在皮箱中,悶熱難受,讓赤裸穿嬌軀泛出一層細密的汗珠。男人摸了摸李芸渾圓的屁股:「不錯,果然一等一的美麗空姐,身材真是沒得說,這麼園嫩的屁股,彈性十足!」唔——李芸痛苦得叫了一聲,男人在她的俏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。「主人,這個小寶貝在皮箱裏悶了好久,身上好多汗,讓我先給她洗個澡吧!洗的幹幹淨淨,才可以讓主人享用。」「我的小霞奴真是懂事啊,好好給她洗洗,這種性感的空姐,不也是你的最愛麼!」男人說著,把手伸進了李霞的空乘短裙,撫摸起李霞被黑色內褲和黑色連褲襪包裹的屁股和下體。「討厭啊,主人你那麼急啊,不是在綁這個肉貨之前,才被你操過嗎?現在就那麼猴急地摸人家下面了!」李霞故意嬌嗔道,不過身體沒有避開,反而是迎上男人揩油的雙手,賣弄風情地扭動下身。「真是個小淫貨,穿上別人的內褲絲襪,下面就已經濕了,還流了那麼多淫水,內褲和絲襪都濕透了!」男人被李霞逗得直笑,雙手更加用力撫摸著李霞的下體。李芸瞪大了眼睛,隔著套頭的絲襪,她模糊地看到穿著自己空乘制服的李霞,被一個男人肆意地玩弄著裙底的下身,不但沒有躲避,反而是迎合上去,淫詞浪語讓李芸面紅耳赤。被摸了大約十分鍾,李霞喘息著說:「主人,不行了,不行了!讓你這麼摸下去,我就要高潮了!還是先停下吧,讓我給這個小寶貝兒洗幹淨,讓我們兩人一起來服侍您吧!如果被你再這麼摸下去,我就要洩了,那我可就沒有力氣給她洗澡了!」男人果然停了下來:「好吧,把小寶貝兒帶上樓!好好洗洗!」「是,主人!」李霞回答後,蹲在李芸身旁,解開了她束縛雙腿的肉色長筒絲襪,接著解開了李芸封口的絲襪,把李芸套頭的肉色長筒襪也取了下來。「你……你們是誰,爲什麼……嗚嗚嗚……嗚嗚……唔……」剛把堵嘴的肉色連褲襪取出來,李芸還沒來得及問問題,小嘴就被李霞重新塞入了一個紅色橡膠充氣塞口球,很快塞口球兩端的黑色皮帶在勒住李芸的臉頰後,被李霞在李芸的腦後定住皮帶暗扣紮進。被迫張開嘴的李芸,又恢複成了原來絲襪堵嘴的狀態,隻能嗚嗚嗚的呻吟了!「在主人面前還不知道乖乖閉嘴,還敢大喊大叫,看來還要好好調教你才可以。先把你的小嘴堵上,一來讓你學會聽話,不要大喊大叫,二來嘛,也要保護你的嗓子,你有夜鶯般的好聽聲音,若是叫壞了嗓子,就不能發出迷人的浪叫聲音了!」說話時,李霞已經把李芸拉了起來。李芸的雙手還被肉色長筒襪緊緊捆綁在身後,被李霞抓住胳膊,可憐的空姐隻能扭動著赤裸的肉體,無助地掙紮著。李霞沒有理會李芸的掙紮,她就像拉著一個無力的小女孩一般,輕松地拉扯著李芸上了樓。從皮箱裏被拉出來,李芸一直沒有弄清楚自己在哪裏,就連時間也不清楚。因爲她所在的房間,全都密封沒有窗戶,所有的日光燈都被打開。看不到房子外面,連陽光都不能照進來。自己到底是在哪裏?李芸一片茫然!上了樓,李芸發現樓上和樓下一樣,也是沒有窗戶,全是依靠日光燈來保持光亮。「這是主人專門調教女奴的場所,外面看不到裏面,裏面也休想看到外面。這可是典型的密室哦!」李霞似乎猜到了李芸心中所想,一邊拉著李芸進了洗澡的房間,一邊解釋給李芸聽。進了所謂的洗澡間,李芸驚呆了!